忍者ブログ
プロフィール
HN:
李公公是个姑娘
性別:
女性
趣味:
二次元、吃货、服装
自己紹介:
大叔身乙女心
流行音乐动物
善潜伏 工口魂
极限无定期小宇宙爆发

==============

手塚国光万年死忠
Francis Bonnefeuille
田岛悠一郎
下野纮
カレンダー
03 2020/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CM
フリーエリア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品:APH
CP:Ivan X Francis(Russia X France)
性质:R18
作者:Ivan的名字还有小兔子一样性格真是好穿越(躺很平

=============================================

Francis可以肯定他的头痛现在比那谁谁家的额上有大难不死的闪电标记的少年只多不少。
不管是出于哪种原因,在卫生间做这档事简直就是糟糕透顶麻烦透顶。唯一庆幸的这个宴会厅该有的设施并不是和街头公共厕所一个档次。不然他简直无法想象在充满刺鼻氨气和洗涤液味道的半封闭空间中他们要怎样解决身后那个年轻的斯拉夫人的生理问题。
好吧,也包括了自己。
 
“Francis……先生。”那个有着柔顺的淡金色头发和紫色瞳孔的青年的声音听起来似是被水浸润了一般。
真是的,要哭的人应该是我吧……
他的西装外套躺在地上,他的领带被扯开,他的衬衫散开大半,松松地耷拉露出右边的肩膀。由此可见整个人并好不到哪去,被有着和外表不符的高大身躯的青年压制在隔间的门上,已经拉开的西裤拉链在灯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朦胧的一片阴影——就在不久前那里还被Ivan的手指覆盖着爱抚,现在正不受他控制地鼓胀着。他知道是他赌气的不予反应让他不知所措了,所以Ivan松开了手,Francis不用回头也可以感觉到那家伙正手足无措地望着自己深埋在双臂的后脑勺,望着自己半褪的衣衫羞耻的扮相——可实际上这家伙可不像外表那么容易欺负,Francis在心里补上一句。可是Ivan不知道Francis赌气的一部分是关于Francis本人无法拒绝这样要求的懊恼。
天杀的都是怎么了。
 
“Francis……”Ivan尝试着伸出手触碰了他耳边的发,他发现自己立刻就颤抖起来。
该死的本能,该死的欲念,该死的混蛋斯拉夫人你居然把尊称给我省了。
 
“Ivan,你这个蠢货。”
Francis转过身来堵住了Ivan嚅嗫不停的嘴。
“唔——唔?!”
“闭嘴,专心吻我。”他的舌头伸进那温暖敞开的嘴。那里还留着浓厚的麦芽香,伏特加独有的熏气。
他们嘴唇像粘在一起分不开的口香糖——尽管Francis不喜欢这个比喻还是不得不承认。纠缠就像某种爬行动物在蠕动。对,蛇——他们不是没有这样接吻过,这样的亲热度,和持续时间。
他把Ivan拉向自己,当然重点是在下半身,他提起膝盖暗示性地摩擦对方的下体,然后抓起Ivan的手按在自己的部位,抬头迎对上他不解的目光,用眼神提醒他继续。
“你知道,我不喜欢被动。”
 
隐约透进来的音乐声提醒了Francis他和Antonio那支未完的Tango。不由自主地目光就飘向了门口,那里有不少人经过,可是没人进来(当然他也是这么祈祷的)。这不能不说是件幸事。众目睽睽之下忽然被这个莽撞的小子从舞池里带走,引起的骚动可不算小——或许Antonio在尝试找他?或者不太可能,那个混账再不济也知道这两人的关系——也许还会帮忙平息骚动?现场的八卦夫人先生可不少——或许。
刚刚还叮嘱对方专心的Francis因为这样的分神笑出声来的时候立刻被Ivan不满地咬了一口,一瞬间甚至忘记了最初赌气的原因——一开始他的确是很生气的因为正好跳到最拿手的Caricias(注)——让Antonio目瞪口呆的机会就这样被忽然冲入舞池的斯拉夫人给破坏了——如此情况之下他就连为什么要做Caricias都想不起来了。
因为Ivan已经把他那男人的玩意捏在手里,可以称得上是肆意玩弄了。
被不被动的话可算是白说,不是么。他早该料到这个有着baby face的男人肯定不会像真正的baby那样听话。
 
作为报复他立刻拉住Ivan的长围巾把他拉近并飞快地咬了他的耳朵。满意地听到一声孩子气的痛呼,然后是水波荡漾的双瞳。
真是可爱又可恨的家伙。
他甚至觉得这个又窄又小(当然相对床)的方便(他斟酌了一下决定还是使用这两字)场所也不错。
 
围巾随后也被甩到了地上和西装做伴,接吻陆续进行。每次亲热他们都会花漫长的时间在接吻上,乐此不疲。接吻的间隙停下来聊天。
没错,是在聊天。
 
“为什么这么做?”
“Antonio他……”
“嗯哼?”
“你和他在跳tango……很……色情。”
“……”
“我……不想……”
他再也控制不住笑出声来。
“下流的混蛋。”
“……对不起。”
别说对不起,这套对我没用。——考虑到对方立刻睁大了无辜的双眼撅起了嘴唇,Francis还是决定把这话咽回肚子里。
 
嘴唇数不清第几次胶着到了一起。
如果不是Ivan的手指沿着臀缝探进底裤,他几乎要忘了斯拉夫人的原本目的。
 
呜——
他因为忽然闯入的手指本能地呜咽着躲闪而扭开腰,但这完全不能阻止他的裤子被褪到膝盖,指头进入得更深,Ivan手上还留有他没有完全高潮但是已经分泌的体液,为了更方便进入他已经转过身来背对着对方。
他不是没有懊恼过这样极端没有防备的体位,只是眼下情况不容他能够做出更好的选择。
 
如果进入才是他们要干的正事,那么他们已经耽误了太多的时间。Francis拿不准他们的前夕是否过于漫长,不过Ivan比以往更激烈而快速的冲撞提醒了他这个正在欲火头上的年轻人在以为惹怒了自己之后确实表现出了难得的耐心等他平复心情。察觉到这个之后美好感觉要比身体上的快乐更加让人舒心。他贴着他的身体转动头颅让嘴唇贴在一起亲吻,膝盖因为对方大幅度的动作而微微打着颤,生理性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他温柔地用舌尖吮吸舔舐,吻过他的脸颊他的下巴他的脖子,然后一起高潮。
 
 
Ivan非常不优雅地坐在马桶盖上看着他年长的恋人优雅地穿衣并把他弄散的长发重新挽成马尾,流露出是否要告知他这样露出脖子只会让他显得更加色气的想法。这么想着,打好领带的恋人冲他微微一笑。
 
嘛,那种事,无所谓啦。
反正现在能和他做爱的只有我不是么。
 

Fin

(被自己扔的闪光弹击中倒地不起。)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HN: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Design by まめの
Copyright c [ 群魔 ]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vanessalee.take-um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