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プロフィール
HN:
李公公是个姑娘
性別:
女性
趣味:
二次元、吃货、服装
自己紹介:
大叔身乙女心
流行音乐动物
善潜伏 工口魂
极限无定期小宇宙爆发

==============

手塚国光万年死忠
Francis Bonnefeuille
田岛悠一郎
下野纮
カレンダー
03 2020/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CM
フリーエリア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Part 1

 

手冢的小孩百日祝那天,迹部还是没到场,托忍足把金卡和写了密码的贺卡送了过来,无论是贺卡内容和花体签名都熠熠生辉:给我干儿子的教育基金——Atobe Keigo

手冢点头致谢,礼节周到地把神情揶揄又复杂的忍足安排到正在喝乾汁的不二身边,忍足僵着笑容几不可查地颤了一颤。

不二充满关怀地问:忍足君,你看起来不舒服的样子,是便秘了么。笑得和手冢不笑时一样亲切。

 

隔天手冢去银行查了查账户,金卡用了是迹部的名字。他找了相熟的理财经理介绍了几款教育商业险和低风险理财产品,打电话给迹部让迹部过来签协议。

迹部当时正在开季度工作会议,私人手机铃声大作,他皱了皱眉看着屏幕上没有署名但熟悉万分的号码,把材料丢给助理示意她继续后就接起电话走了出去,皮鞋踩得山响,留下一群手下嘴巴张成蛋形目随第一次在开会时接私人电话的二当家离去。

 

交往到了这个程度,手冢自然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比如迹部大可直接用自己名字买个保险受益人写他儿子而不用大费周章地让自己再跑这一趟。所以挂掉那通心照不宣的电话几个钟头后,手冢就抱着宝宝出现在了一年多未踏入的迹部大宅。

 

手冢来的路上还是有点忐忑,不想迹部见了宝宝倒是显得很高兴,和在银行时签字时完全不一样的态度,情绪非常高昂。不光抱着宝宝不放,连喂奶也不肯假手于人,非要自己亲手试试不可。手冢看了看站在一旁笑容温和但却完全没有阻止意思的老管家和保姆,还是认命地把温好的奶瓶递过来,想了想还是不太放心,就挪了位置坐到迹部身边,心想万一有事也好搭把手。

迹部明显被他忽然靠过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奶瓶一个没把住正好掉在对方伸过来的手上,立刻又反应过来手冢是怕他不熟悉,不禁就习惯性地抬杠了一句:“……这有什么可难的。”

手冢则只是淡淡地看他一眼,就绕他身后坐着,把奶瓶塞回他手里两人一起握着,凑到宝宝嘴边,手把手地做起了示范。

 

这一连串自然而然的动作有点过于亲昵,而且久违得让两人都有点无所适从,不过这股别扭的氛围很快就被宝宝抓着奶瓶的可爱样子驱散了,一直到宝宝睡着被保姆抱走,迹部才不舍地回头,皱着眉头说:“宝宝很可爱,和他爸一点都不像。”

 

手冢干巴巴地应了声:哦。

迹部:…………

 

手冢还保持着从身后圈着某人的坐姿,所以干脆就吻了下去,迹部猝不及防被他压在沙发靠背上,撞得牙齿生疼,龇牙咧嘴地回吻,先是七手八脚地扯手冢的西服和领带,然后把他推开抓着手腕往楼上带。

 

迹部把手冢抵在门上时两人都有些喘,一个扯着对方的衬衣,一个伸手解对方的皮带,动作说不上特别急切但也称不上游刃有余,一不小心用力过猛四枚同样的袖扣就掉到地板上叮咚作响。

两人都同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目光对上的时候迹部深吸了口气说:忘了有电梯。话音刚落就被同样气息不稳的手冢吻上了嘴唇。

 

手冢问:“……浴室?”

迹部心想“你问的废话嘛”,被手冢的吻卡了一下然后回答:“唔……废话。”

 

然后两人就这么腻歪着拱进浴室去了。水温还没上去时迹部还游离了几分理智出来想分手前两人有没有过这么激烈的亲热,热水出来后他彻底丧失了思考能力。而到底还是隔了太久没有触碰过彼此,没几分钟两人就互相在对方手上缴械投降。

 

呵……

 

他们的衬衫都还挂在身上,被水淋透了在肌肤上薄薄地贴了一层,连西裤也是毫无形象地卡在胯间。手冢的眼镜甚至还好好地待在脸上,全是水珠和雾气的镜片把清秀的脸盖了大半。觉得全身都在烧的迹部果断地扯掉了他的眼镜丢到了浴室的地板上。

 

“……小心点。”手冢对留在迹部家那副备用眼镜还在不在尚持怀疑态度。

身高的差距让迹部轻松地把脑袋歪在他的肩头,这时懒懒地抬起眼皮白了他一眼,那意思是:你以为呢。没几秒迹部又挺直了腰让两人贴着脸平静着呼吸,迹部笑着说:“除了本大爷之外,你还真是第一个让我看不腻的人……”

手冢心想,夸我还不忘带上你自己,于是自以为很捧场地说:“那真是……多谢了。”

然后两人又开始接吻。

 

约摸半个钟头后,手冢翻了个身又往外爬了两个身位才够到床沿,在迹部“捡个啥捡明天再捡强迫症没药医啊”懒洋洋的吐槽中捡起地上一管KY,眯起比国中时相比散光又高了不少的近视眼看了一会,说:“过期半年多了。”

迹部:“……我靠。”

 

一夜无梦。

 

Part 2

 

翌日清晨。

 

老管家按时按点地安排着迹部宅的日常事务,只不过今天的日程多了两项,给手冢少爷准备梅子茶叶和日式早餐,以及给手冢家小少爷准备奶粉尿不湿换洗衣物等一切3个月大婴儿必需及迹部少爷指定的超级baby装备。

说是多了两项日程也不尽准确,严格来说只是多了照顾新来的手冢小少爷这一项,另外一项在一年前也是老管家除了打点迹部少爷衣食住行外的日行公事。

 

吩咐好一切的老管家,走去游泳池看了看正在晨泳的迹部少爷,又来到花园和正在跑步的手冢少爷打了声招呼,看着差不多时间了便返回到厨房监督早饭去了。

 

两人锻炼后正好在浴室碰头,手冢大大方方地凑过来交换了个早安吻,就走进另一隔间去洗澡了。头搭浴巾毫无防备被亲了个结实的迹部少爷嘴唇发烫,原地愣了几秒也找了间浴室钻进去了。

 

餐桌上,女仆一边抱着宝宝正在喂奶一边感叹真不愧是父子不止性格连作息都出奇的一致带起来太省心,手冢端着饭碗面前摆着煎秋刀鱼和味增汤,迹部切着吐司火腿喝牛奶,时不时瞟两眼餐厅电视上的早间财经新闻,再和手冢一起逗逗把奶瓶吸得咋咋作响的宝宝。一大家子形态各异,老管家也觉得有趣起来。

 

手冢的进餐优雅利落,不多时已经把米饭和配菜料理完毕,喝了口汤对迹部说:“我今天得把宝宝带回去一趟。”

“啊?不是吧,你上班去了宝宝哪有人带,我这什么都准备好了你就跟我说这个?”

是啊,准备得够快的。手冢忍不住想笑,但还是说:“就是这个问题,我上班去了宝宝又不送回父母家我要怎么解释。”

 

哦,还是这档子破事。

 

迹部见过手冢的父母,温柔善良的普通家庭妇女和性格温和的学者,还有他那位声名远外的退休警察爷爷,一丝不苟的严肃和多年职业养成的魄力,视力正常的人一眼就能判断出手冢国光是隔代遗传的产物。

 

高中的时候两人的事在学校就传得满天飞,说传不到家长的耳朵里是不太可能的。这些谣言有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捕风捉影重度意淫和恶意中伤,但都是建立在剩下百分之一的真相上,那就是两人确实是在交往。

冰帝的地盘迹部熟的不行,两人就算在学校里腻歪迹部也可以保证不被第三人看见,所以基本肯定这事是在青学被捅出来的,两人没想着把这段关系昭之天下,但也没怎么刻意去藏头藏脚,平时在外活动时身体接触已经是极少,迹部后来想破头了也就两次,一次是在青学网球部更衣室接了个吻,一次是手冢把漫不经心的迹部从呼啸而过的汽车旁边拉回来,然后一路抄着人少的小路走到家前手就再也没放开过。

 

现在回想起来高中的恋情真是纯情得一塌糊涂不忍直视。所以,虽然两人对被爆被八卦还是有最起码的心理准备,但万万没料到的是以那样一种腥风血雨的方式,爆料者还以堪比狗仔队的敬业精神给手冢的父母和班级主任附上了照片作为证据,正是两人在青学网球部更衣室接吻的一幕。

手冢在教师办公室看到照片的一瞬惊讶了,之后年轻的网球部部长就陷入了长长的沉默,除了刚开始的一点惊慌失措,更多的是感叹偷拍者惊人的好运,他真心地觉得这人的摄影技巧非常不错。

那是两人的初吻。

 

照片上两人的侧脸都十分清晰,英俊的少年面对面坐在长凳上,身上是不一样的队服,手牵着手让侧脸交叠在一起,黄昏的夕阳穿透靠近天花板的玻璃窗,阳光在身后洒下柔和的光晕。

 

又过了许久,陷入深深思考的手冢面无表情地开口了。

 

“老师,这张相片能不能送我。”

 

后来这件事被迹部当成笑话讲了很多年,就算被忍足嘲讽过“说这事时整个人都散发出怀春少女的气场”也不介意,反正最后忍足都在球场上得到教训了。一群熟人也七嘴八舌出过主意可以把范围缩小到青学摄影部去找,手冢一句话打消了所有人的念头:找到又怎么样,揍一顿还是再让他给我和迹部拍一张?

 

纠纷始终定格在手冢父母和迹部之间,很可笑的原因之一是一众长辈没人能联系得到迹部的父母,常年满世界飞来飞去的商人家长早就习惯了让儿子自主解决一切,而手冢在球场上再怎么犀利面对父母到底也还是个未成年人,这对脾气温和的夫妻在这个问题上拿出了前所未有的坚决和魄力,连手冢本人都为毫不退让的父母感到了惊讶。

最终这场在迹部看来彻头彻尾的闹剧悲剧以手冢退学出国的结局落幕。

 

迹部这边还在感慨万千,手冢又问:“晚上你有安排么?”

“啧……你今天话真多,行程表还在秘书那,应该还没安排。”

“宝宝先送回去,晚上你要没事跟我回父母家吃饭吧。”

 

手冢已经吃完了,他把筷子横平竖直地搁在桌面上,双手放在膝上专心地等迹部的回答,然后他看到迹部的汤匙掉在碗里汤溅花了餐巾。

女仆快步向前动作熟练地抽走弄脏的餐巾并垫上了新的。

 

迹部把汤挪到一边去不看他:“我有安排了。”一边用叉子把餐盘里的吐司和火腿戳得千疮百孔。

“……我下班后去公司接你。”手冢起身示意女仆可以收拾餐具了。

“喂喂你听人说话!”

 

 

Part 3

 

迹部社长在办公室摸鱼给忍足打电话:“手冢国光又要战斗了,你说他爷爷会不会动用全部势力来追杀我。”

忍足医生叼着笔想象这是烟,口齿不清地说:“你晚上记得至少带六个保镖,顺便雇支佣兵团保护迹部大宅,据说他爷爷年轻时候一人单枪匹马挑了山口组一个分部,对你家毁尸灭迹简直是小事一桩。”

“你闭嘴。”

 

“说实话,我挺佩服手冢的。高中就和你一起跟家里战了一次,被家里丢出国了。回国接着战,直接被逼着生儿子了。现在你们一个社长一个律师两个社会精英,还在锲而不舍地战家长,你两真是出柜路漫漫。”忍足决定实话实说。

“早都出了哼。”

 

“你说高中那会虽然是你先起冲突的,但是和家长战到最后的是他吧,中途就没你事了,严格说起来,你才是那个撩了人就跑的。”

“那不是知道他家决定要送他出国,都不用恋战,送出国简直跟把儿子白送给本大爷没两样。”

迹部说到这事还是挺开心的,留学英国那几年不用把谈恋爱当偷情耍让两人简直想高呼自由万岁。

“那是,他不出国我们也没机会在关东会预选上虐青学了。”

“啊嗯?青学又不是手冢一人球队,你别忘了single赛谁被二年级小鬼虐吐血的。”

“啊哈哈哈哈哈还真忘了。”

“还有你会不会说话啊,明明是我先被莫名其妙地被找上门的,她儿子要不愿意我还能强了一个大男人?嗯哼。”

忍足脸抽筋了好久才把那句“谁让两个人中你一看就是那种欺男霸女的富家子弟”咽了下去,看自己实在绕不过这个话题了,只好硬着头皮答:“你要理解,不是每个家长都像你家那两位自由又奔放的……”

 

“不过代孕这事没和你商量也确实是他做得不对。”忍足想了想又就事论事了一番,想表达自己还是站在冰帝老友这一边的意思。

“本来就是!”迹部拍桌,顺势下台阶。

 

去就去。

迹部挂了电话神清气爽,精力十足地开始工作。单挑都没输过,没理由手冢在场还输得七零八落。完全忘了当年出柜时战况有多惨烈。

迹部不赞成忍足关于手冢启动国光宝宝模式的时候就是个战斗力只有负五的渣渣的说法,但他也觉得那个时候让自己显得像个“自作多情的傻逼”那样的手冢国光他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第二次了。

不过,宝宝真挺可爱的。

想到这点迹部对去手冢宅做客又不是那么反感了。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HN: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Design by まめの
Copyright c [ 群魔 ]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vanessalee.take-um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