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プロフィール
HN:
李公公是个姑娘
性別:
女性
趣味:
二次元、吃货、服装
自己紹介:
大叔身乙女心
流行音乐动物
善潜伏 工口魂
极限无定期小宇宙爆发

==============

手塚国光万年死忠
Francis Bonnefeuille
田岛悠一郎
下野纮
カレンダー
03 2020/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CM
フリーエリア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品:POT/NPOT
CP:Atobe X Oshitari X Atobe
作者:双部日我为什么发了个迹忍迹……

==========================

6:37 pm
 
斷斷續續地行進了一段又是紅燈。
跡部往座椅上一靠,騰出手去摸煙,一邊鬆開緊繃在刹車上的右腳,去年年底刹車就開始不好使,拖來拖去到底還是沒抽出時間去修,每天下班高峰期一路折騰到家,持續了好幾個月右腿簡直要廢掉。
煙剛點上手機響了,調出來忍足的短信。
 
“老地方,晚上八點。”
“堵車,我趕八點半。”合上機蓋——大家都太忙,算下來這是這個月第一次聚會。忍足會負責通知其他人。
 
不經意煙灰燙了手指,搖開車窗時迎面一陣冰涼潮濕的雨點。又下雨了。
仔細想想,從認識開始,忍足在日子的選擇上從來就沒有過什麽好運氣。
另外一些不甚分明的回憶闖了進來。想著想著就啞然失笑了。
 
8:07 pm
 
走走停停,果不期到家的時候已經超過了8點。一頭栽倒在沙發上松領帶,跡部皺著眉頭看了看時鐘,又瞅了眼窗外漸漸瓢潑的雨水,空腹感越來越強烈。
 
五分鐘過後,扔掉了手機收拾了換洗的衣服進了浴室。
 
9:00 pm
 
到達目的地的時候時針正好指到九字,跡部在餐廳尋了一圈,沒見到忍足的人,便挑了位置坐下來。
點菜吃飯。
 
餐廳主要提供西式和中式的餐點,沒有和食。因為店處在商業CBD地段,所以口味也都接近平時吃的商務套餐。跡部工作后口味沒有以前那麼挑剔,倒也覺得無所謂,不過晚上限量提供的各式甜點和冷飲是餐廳的特色,也是忍足中意的,跡部本人也對此頗為青睞。
座位是平時常坐的那片區,因為估計實到的人數不會有多少,特地挑了小桌。對著遞過來的menu擺了擺手,飛快地報出了幾個菜名,并在素養良好的女招待員善意地提示會不會點得太多的時候好脾氣地伸出兩個手指頭表示兩個人。
 
幾分鐘后忍足的電話進來了。
“跡部你到了?”
跡部覺得腦袋痛。茶杯燙得手痛。不小心一腳踹到木制桌腿,腳趾也痛。
就淡淡地答:“剛到。”
 
然後隔著電話都能想像忍足噎雞蛋的吃驚表情,老半天才聽到那邊說話:“部長你是好人。”
好人你關西全家。
 
“我在用餐,你先過來。”口氣里已經沒了好生氣。
 
“你沒吃飯?”
“嗯唔。”
菜上得很快,跡部叉了意面往嘴裡送,有點含糊不清。
 
“那…我在續攤的地方等你?”
“嗯哼?”
“沒什麽我立刻過去!”
 
跡部滿意地對著最後送上甜點的招待生微笑然後示意可以加多一份餐具。繼續吃飯。
 
9:17 pm
 
忍足到的時候又已經是十幾分鐘后的事了。他哭笑不得地看著滿桌子的託盤和正在優雅拭嘴的跡部大爺,示意招待生先收拾一部份。
 
不出跡部所料的是其他人無一例外地放了忍足鴿子。
 
“最近很忙?”忍足鋪開餐巾。
“過了這個月就好。”嗯,奶茶甜度正好。
“下個月我外派。”咖啡上的早有點冷了,不過不妨礙口感。
“又去哪。”又伸手從忍足的餐盤里挑了個蛤蜊。
“未定。”順手給跡部撕了張餐巾紙。
跡部接過去的時候指尖接觸的觸感讓他忍不住漾開笑容。
 
“多久。”滿足食慾的人的聲音聽起來像要睡著。
“未定。唔……這個好燙。”索性扔了湯勺,忍足捧著湯碗小心地啜飲。
 
跡部心情似乎很好,忍足從他的胃口可以看得出來。忍足用完之後他又叫了一份水果沙拉。
心裡熟悉的暖意。不是因為湯。
 
9:58 pm
 
“現在去哪?
雨已經完全停了,屋簷上滴滴答答往下淌著水。門口風大,跡部把大衣領子立了起來,折叠的袖口也長長地放下來遮住手臂,只留下半只手掌在外。路燈照得手指細白,指甲剪得短而圓潤。
 
“續攤還是怎麼說。”跡部掏出煙盒,拿了一隻后遞給忍足“嗯?”
忍足擺手說,“我先去開車。”
“你倒戒得快。”
 
忍足一路小跑,下雨天廣場停車位爆滿,他只好開到地下停車場去。於是跡部就走到外面的路上去等忍足。
 
三五的烤菸抽的太急,猛然就咳起來,嗆出了眼淚好不難受。看著差不多剩了半截,也就把煙熄了。
 
車怪模怪樣地拐到跡部面前,跡部才想起忍足的刹車似乎也不好使很久。
出同樣的問題也是應該。同一時間買的同款,除了顏色,甚至連價格也是一樣的。因為前後都是忍足一手包辦的,連鑰匙都是那人親自交到自己手上。整個過程順利得讓人忍不住懷疑他到底拿了車店多少回扣。
 
“看電影吧。”忍足搖下車窗探出半個腦袋。
跡部揉揉眼睛。
“電影院。”
跡部掏掏耳朵。
“去電影院看電影吧!”
“誒?”
 
10:23 pm
 
在跡部的人物設定里忍足一直是只會在漆黑的客廳里loop一整天歐洲晦澀文藝片的文藝青年,事實上同窗這麼多年,忍足都是這麼過的,每每作陪的跡部半途從睡夢中悠悠轉醒的時候看到他抱著一大盒紙巾可憐兮兮地抱著DVD不肯離去的樣子總是很忍俊不禁。
 
但是現在跡部看了看周圍成雙成對的情侶們,頓時覺得壓力很大。
 
就在剛剛忍足塞了錢包過來,“跡部你選吧,票錢我出。”
然後就接了一個緊急電話跑出去了,只說馬上回來。
 
眉頭皺成一團,兩指習慣性地點上眉間揉捏。
好吵。
好熱。
好奇怪。
 
10:31 pm
 
跡部握著票等忍足回來入場,一邊飛快地掃過場外零食店的價目單,剛要開口就被告知爆米花只剩下情侶裝這一款的包裝袋。
頭又開始痛。
 
忍足一回來就把手上的東西悉數塞過去,忍足也笑著接過來。然後是入場。
心情居然沒有壞起來。
 
能忍受文藝片的忍足看電影向來沒有吐槽的習慣,跡部也沒有,不過是因為他覺得是個人風度問題。雖然是休息日前夜的夜場,但因為不是熱擋的影片,片場中只零星地散坐著十來個人,沒有嘈雜沒有悶熱。
 
爆米花被忍足抱在懷裡解決了大半。跡部捧著可樂咬著吸管盯著螢幕,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猛然看到兩個指頭伸到自己面前,就這麼被嚇了一跳。
回過神來才看清對方是忍足。正捏了爆米花往自己跟前送過來。
 
“跡部你都不吃的。”聲音滿滿的全是笑。
唔……跡部別過臉,不勻稱的光線掃過忍足的臉,因為離得太近反而看不清楚表情。
還沒等他反應出拒絕的理由,帶著奶油清香的甜味就已經在嘴裡彌漫開來。
舌尖感受道德還有皮膚的觸感,粗糙的,還有食物的甜香。
 
瞬間他腦子里全是黑白膠片飛快切換的畫面。
 
12:43
 
刹車果然是有問題。
忍足蹲下身去看了看摸了摸,對跡部搖搖頭。跡部提議走回去他家拿他自己的車。
 
真的走到跡部家門口的時候忍足不肯走了,要留下來過夜。
跡部又好氣又好笑,走過去半開玩笑地推了他一把。忽然又覺得這個動作有些女氣,不太好意思地把手收回來的時候被忍足抓過去。
 
臉上有點熱,喉嚨仿佛有東西梗著,胸口有些發悶。
也許是煙癮犯了。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HN: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Design by まめの
Copyright c [ 群魔 ]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vanessalee.take-um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