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プロフィール
HN:
李公公是个姑娘
性別:
女性
趣味:
二次元、吃货、服装
自己紹介:
大叔身乙女心
流行音乐动物
善潜伏 工口魂
极限无定期小宇宙爆发

==============

手塚国光万年死忠
Francis Bonnefeuille
田岛悠一郎
下野纮
カレンダー
03 2020/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CM
フリーエリア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作品:APH
CP:Francis X Arthur(France X England)
性质:R18
作者:基友说手X比插入还下流(由乃脸)

===================================

亚瑟·柯克兰从浴室走出来,光脚踩过地毯。他穿着他的大一号衬衫,弯下腰去捡散落一地的衣物。
衬衫的下摆摇曳多姿。
 
亚瑟·柯克兰没有套上裤子。
包括内裤。
然后弗朗西斯的手就从他的背后摸索过来握住了他前面的器官。
 
他起先是半蹲着,然后顺着亚瑟的脊背往上触感爬升。他的侧脸贴着男人的背部摩挲并抚摸着,隔着衬衫细细地摸索骨骼的线条。
被拥抱住的男人在一瞬明显地僵直了身体。弗朗西斯做好了被反击的防御准备。他借用身高优势刻意地把头部搁到了对方很难用手肘击打到的肩部以上位置,桎梏在前端的手指放松了力道,只是松松地套弄着,上臂却不动声色地将对方的右臂压制在不能移动的空间内,左手则顶住了他另一只手的手肘。
不能埋怨弗朗西斯把情事演绎得像攻防战,实在是经验已经给了他过多的教训。
 
而亚瑟·柯克兰一反常态地只是嘤咛了一声就毫无反抗地偎到身后男人的怀里。
动作带来意愿。
弗朗西斯可以相信他忽如其来的胡作非为被允许得以进行下去,只是他仍然大惑不解。
 
他掰过他的脸颊亲吻,并用眼神示意询问。
亚瑟·柯克兰于是干脆地闭上了双目。只留下两颊可疑的红晕作为回答。
这就让他错过了弗朗西斯撩起嘴唇露出洁白犬齿刻画出的甜腻笑容,带恶作剧性质的。
 
亚瑟被他抱着往后后退了几步坐到床沿边上,他抓住扣在他腰部的双手保持平衡,微张的眼看到熟悉的结构分明的骨节。后者把他圈在了自己双腿之间,并细心地调整了个舒适的坐姿。来还不及为对方的温存体贴感到感动,双腿就被弗朗西斯用膝盖轻巧地顶开,分开架在了男人的大腿上。
不常用的姿势,但并不突兀。只是相比如此亚瑟·柯克兰更喜欢面对面的体位而已。
可以更加鲜明地体验那种由两人共同构造的,粗野混乱的节奏,放肆的氛围。
 
包住下体的手指重又开始动作。几个钟头前就让自己屈服的快感再一次袭经全身,亚瑟径直卧倒在弗朗西斯的身上,往后仰的动作显露出优美修长的颈部像献祭的美丽的野兽,喉头深处婉转蜿蜒出断续的呻吟,低的,细腻的,缠绵的,和着男人在耳边的低语吐息,眼前身后一片旖旎。
 
晨光透过纱窗在房间里投下光斑。窗外的马路上有汽车的喇叭声。电脑发出硬盘转动的咯嗒声,音箱里传来香颂缠绵颓靡的声调,一会又换成生硬的英文口音。
 
亚瑟的手向后反转揪住了弗朗西斯的发。拉近。亲吻。
他竭尽所能地扭曲身体的最大幅度来完成这个举动,颈部被拉扯得发疼。口齿交缠,舌头进出间交换灼热的欲念。
弗朗西斯移开嘴唇,转而覆盖住颈部的皮肤。
吮吸。红痕几乎是在他松口的时候就立刻浮现,泛起暧昧的血丝。薄得几乎透明的皮肤下隐约可见的淡青色血管显得纤细而华美。
 
他的眼角瞥到床单上烟头烫出的破洞。亚瑟·柯克兰的杰作。
尽管他承认这个男人抽烟的姿势是自己见过有史以来最漂亮的一个,但从昨晚开始就一直萦绕在四周的烤烟的焦香味还是让他不太舒适。
 
胸前的纽扣已经悉数散尽开来。下摆垂到赤裸的大腿上,动作起伏间不规律地摩擦着皮肤,神经越加敏锐。
他背对着他,紧贴着身体。闭着眼睛感受他的抚摸。
头发,额,眉眼,鼻梁,嘴唇,喉咙。
耐心细致地经过每一寸肌肤,像慢镜头放映的电影。
胸口,由左至右,胃部,腰,外侧突起的微小圆痣,肚脐,然后小腹,然后往下,和正在揉弄欲望的右手会和,拇指扣上前端。
 
亚瑟·柯克兰觉得自己正在被熔浆焚烧。
还不够。
远远不够。
 
男人执拗于手指和肉体的游戏的举止简直要把他逼疯。从来不甘恳求的亚瑟·柯克兰,他的手在男人的发上身上乱抓一气,最终颤抖着落到了自己身上。
细长的睫毛惹人怜爱地在空气中微颤,殊不知被水雾笼罩的双眸注视只能让人更生蹂躏的快意。
他别开眼,以一种掩耳盗铃般的姿态,犹豫挣扎着向下握住了那双恶魔的手,却被弗朗西斯温柔而坚定地拉开。
 
呜……
 
哭出声的一刻亚瑟·柯克兰心中充满了强烈的挫败感。甚至弗朗西斯轻轻舔咬住他最敏感的耳后肌肤所带来的愉悦都没能缓解这样的挫败感。
他说,不要哭。
 
言不由衷。
言不由衷的混蛋。
 
泪止不住,他靠着男人的胸口乏力地喘息,后者情色地用舌头顺着泪水的痕迹舔吻过去,嘴唇覆盖上翠色的眼珠。舌尖绕过眼眶,滚烫湿润,温润而粗糙的舌面触感。
空气中充满了属于这个男人的荷尔蒙气味。
 
套弄着自己的手指姿态放松,不紧不慢地变换着姿势,节奏规律,但蕴含着蓄势待发的爆发力。
覆盖,包裹,把握。
亚瑟看着自己的器官在那双手中挺立,被血液疾速充盈,抬头,膨胀。
他曾经见过无数次,没有一次能够抗衡肉体的欲望,从未能迷途知返过。
 
蓝色的脉管在蜷曲的手指中显山露水。崩紧的躯体泛出淫靡的红色。男人的指甲发亮闪着光泽。掌心微湿,汗水和体液混合的酸味。
 
他在他手中射了出来。
 
 
弗朗西斯细细地亲吻亚瑟·柯克兰的发。那上面还萦绕着自己钟爱的沐浴露的芬芳。他纠缠地在情人的发丝上,嘴唇流连,就连亚瑟高潮时不知不觉地扭转身体来试图索吻都不肯离去,嘴唇起伏间粘连起的金色发丝似脆弱不可依傍却坚韧不已悱恻异常。
 
亚瑟·柯克兰与弗朗西斯·波诺富瓦世纪百年的情仇爱恨。
莫为爱恨盖棺定论。
我只是和你不死不休。
 
生日快乐。亚瑟·柯克兰。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HN: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Design by まめの
Copyright c [ 群魔 ]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vanessalee.take-um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