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プロフィール
HN:
李公公是个姑娘
性別:
女性
趣味:
二次元、吃货、服装
自己紹介:
大叔身乙女心
流行音乐动物
善潜伏 工口魂
极限无定期小宇宙爆发

==============

手塚国光万年死忠
Francis Bonnefeuille
田岛悠一郎
下野纮
カレンダー
03 2020/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CM
フリーエリア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中央公园咖啡厅。
吉尔伯特、弗朗西斯、伊万和安东尼奥围坐在店中心的长沙发周围。
 
“嘿,这没什么好说的,他不过是我的同事。”弗朗西斯一脸无奈。
“少来了,你和那个人一起出去!拜托,和你约会却不上床的男人一定有问题!”
 
“打住,吉尔,嘴下留德——他恋弟么?既恋弟又恋父?”
安东尼奥丝毫没有给弗朗西斯一个的赞美他的机会。
“慢着,他只吃土豆么?——”
“啊哈?”
“我只是不想你重蹈我和吉尔伯特的覆辙。”
“覆辙你妹你个恐妹症伏特加控围巾男。”
 
=======
 
三人的目光重新凝聚回八卦的主角身上,“各位,这不算约会。我们不过是出去吃晚餐,而且不做爱。”
“听起来好像是说我的约会。”
“没错——你第一次约会——和我。”弗朗西斯不耐烦地喝了口咖啡,“哦安东拜托,别露出那种健忘的表情——我那天刚好腹泻——谁要蛋糕?”
 
=======
 
“嗨。”
阿尔弗雷德·F·琼斯站在沙发后边,看上去好像不小心吃掉了自己的舌头。
吉尔伯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这家伙向我打招呼的时候我就想自杀。”
“亲爱的,你还好吧?”弗朗西斯伸出手想把他拉过来到沙发上坐下。
“我感觉有人把手伸入我的喉咙,抓起我的肠子,从我的口中取出,然后绑在我脖上…——不,我说饼干不要谢谢。”
弗朗西斯责备地看着安东尼奥,后者正在费力地吃一块巧克力千层酥,上面居然点缀着番茄:“马修今天把他的东西搬走了。”
众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
 
“我帮你拿杯咖啡。”弗朗西斯起身去了吧台。
阿尔愁眉苦脸在伊万身边坐下,抱着他笨重的大黑雨伞往沙发靠背倒去,雨水还从他头发和外套上往下滴。伊万忽然神经质地呻吟了一声然后伸出手在阿尔头上挥舞。
“走开,走开……”
“不!不要!别清理我的气息!”
“可是!”
“不要管我的气息,让它们呆在那就好了——OK?”
“好吧,你继续痛苦。”伊万于是低下头继续琢磨杂志的填字游戏,“这也是我所希望的。”
 
“我会没事的,好吧?真的,各位,我希望他开心。”
“不,你不希望。”
“是的我不希望!去死的,他离开了我!”
伊万环顾四周笑得无辜异常。
 
=======
 
吉尔伯特理所当然地说:“你又不知道他是同性恋。”然后阿尔弗雷德立刻化身触电的猫。
 
“没有!!行了吧?!为什么大家都围着这个话题打转?连他不知道,我怎么会知道!——就算他是同性恋,我又哪点比不上那个牙买加大便头?!”
“我觉得你后一句才是重点?”说完,吉尔伯特看到不远处的弗朗西斯冲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意思大概是“以笨蛋来说你的观察力还不错”。
 
“承认吧,你只是因为没被选上而虚荣心作祟在懊恼而已。”
……
安东尼奥从食物中抬起头,“——我刚刚大声说出来了么?”
 
“你这么优秀,你和马修感情深厚,一起吃一起睡一起打棒球——你觉得那个人,怎么说,唔,真命天子?——理应是你是不是?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你永远都学不会认输和服气,不是么?——呃,抱歉我好像又说了?”
…………
 
=======
 
“对了,Frank——”
弗朗西斯打翻了手上的咖啡杯。
“……再帮我拿个松饼。”
 
=======
 
“我会好的,会好的——我昨晚不到凌晨3点就睡着了,应该没什么问题。”阿尔接过弗朗西斯递过来的咖啡。
“真的吗?那么凌晨3点我接到一个电话,一个男人歇斯底里的向我哭诉,‘我的兄弟他离开我了,再没有人给我做饭了即便顿顿饭都配送枫糖浆’那是什么?打错了?——”弗朗西斯边说着边从阿尔弗雷德手里拿走一个棕色的玻璃瓶,“这是胡椒,糖包在你另一只手里。”
“哦不。”
 
“别闷闷不乐了,阿尔。你现在很痛苦。你一肚子火,心如刀割。我能告诉你解决之道吗?”
吉尔伯特难得严肃地起了话头。
“脱衣舞酒店。你现在一个人了,有性需求。来吧,看看那些漂亮惹火的女孩——你的同性恋兄弟根本就不算啥!”
而他们也都知道吉尔伯特对严肃的定义和别人有些不同。
 
伊万挑起了眉从喉咙里挤出细声细气的嗓音,通常这代表了他不怎么高兴:“吉尔伯特,我想你知道,这里的5个人都当过别人的同性恋兄弟。”
银发红瞳的男人决定选择忽视前男友针对自己的发言。
 
“你知道吗,也许我该结婚。”阿尔望着他没动一口的咖啡真诚地说。
 
话音刚落,一名身著白色结婚礼服的男人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从门口摔了进来。
安东尼奥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并满怀希望地伸出双手:“而我,只想要一座番茄农庄!”
 
“可怜的安东,我想咖啡厅是禁止番茄庄园入内的。”
 
=======
 
“亚瑟?”
弗朗西斯的表情是难以形容的惊诧。
“天啊,弗朗西斯,谢天谢地!”那个湿漉漉的男人一把抱住了他并握住他的双手,“我到过你的住处,你不在。有个拿着一根大榔头的人说你可能会在这儿,结果你真的在这儿。”
 
“……谁。”
 
=======
 
“喔~他看起来像要俯下去亲/吻他的脚背。”吉尔伯特八卦的眼神一直没离开过。
“没错,他魅力惊人。”安东尼奥嘴里还含着松饼,这让他口齿不清,“我们居然约会过,你知道的,做爱——这让我感觉非常不可思议。”
“嗯哼,那么你应该记得他一丝不挂在你家厨房做饭的事情。”
“唔唔——他身材不错——你不也是这么觉得?小时候我们一起偷看他洗澡来着。直到15岁前我都以为他是女生。”
“啊嗯,你和我说过,获取真相的代价是你的童贞嘛。”
“啊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笑屁啊。”
 
=======
 
侍应生及时打破了叙旧的僵局:“想来杯咖啡么?”
“无咖啡因的。”弗朗西斯拉着亚瑟来到众人面前,“这是亚瑟,亚瑟·柯克兰。Euro高中的另一位幸存者——绰号是家政部的生化兵器。嘿亚瑟,别再踩我的脚这是事实——这个是安东尼奥,伊万,吉尔伯特,你还记得阿尔么,阿尔弗雷德——那次九年级学生暴乱就是他唆使的。”
“当、当然——你好,我是亚瑟——等等,你是说我担任学生会会长时的那次暴乱?!”
“哦不不,那只是个小失误—— 阿尔依旧无意识地握着那把笨重的大伞,他站起来试图和慌乱的新郎官握手,“你知道,年轻时我们总会做过一些蠢事,像……anyway,我是阿尔弗雷德。”
“好,好吧。我想我能理解……”亚瑟柯克兰提着他沾满泥点的裤管走到伊万和阿尔中间的位置坐下,显然这位新郎官看上去要比阿尔弗雷德更加心神不宁。
 
等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回不速之客身上时,弗朗西斯问道:“你事想现在就告诉我们,还是我们要等其他四位湿嗒嗒的伴郎?”
“好吧。”亚瑟深吸了一口气,不安且焦躁地揉搓着他交叉在一起的手指头,“婚礼前半个小时发生了变数。我在堆放礼物的房间里,看着船形卤肉盘,那是个非常漂亮的船形卤肉盘,突然间……”他接过咖啡,又猛烈地吸了口气:“——忽然间,我发现我对船形卤肉盘比对隔壁房间那个裹着紧身束胸的女人更有冲/动!然后我吓呆了,她愈看愈像猪头小姐!”
 
他睁大了双眼环视每个人,似乎在寻求肯定:“我一直都认为她很眼熟,但是……”
“总之,我必须离开。我开始想,我为何这么做?我为谁这样做?于是我不知该走往何处,我知道你我日渐疏远……”他看上去好像冷静了一些,不过行动力还没有恢复,阿尔正在寻找勺子帮他搅拌咖啡——虽然在弗朗西斯看来这两人都不在正常的成年人状态。
 
“但是你是我在这个城市,唯一认识的一个人。”亚瑟望向弗朗西斯的眼神可以说是炽/热。不过后者不介意给他个关于友情的警告。
“也是唯一没受邀参加婚礼的人。”
“哦我真不希望你提起这件事。”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HN: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Design by まめの
Copyright c [ 群魔 ]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vanessalee.take-uma.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