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プロフィール
HN:
李公公是个姑娘
性別:
女性
趣味:
二次元、吃货、服装
自己紹介:
大叔身乙女心
流行音乐动物
善潜伏 工口魂
极限无定期小宇宙爆发

==============

手塚国光万年死忠
Francis Bonnefeuille
田岛悠一郎
下野纮
カレンダー
03 2020/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CM
フリーエリア
バーコード
ブログ内検索
忍者ブログ |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毕竟当了一万年的雄性,就算已经过了一个月,沈巍还是不太适应女性的身体。赵云澜洗完澡出来就看到他坐在床沿拿着吹风机折腾那头湿漉漉的长发,忍不住笑出声来,自然地走到他身边接过了吹风筒,展现了一把二十四孝老公的男友力。
同款洗发水的薄荷香随着温热的风飘散开来,沈巍为了方便他动作往他的方向靠进来,温香软玉在怀,赵云澜越吹越有点心不在焉。
不知道沈巍是什么心情,但他自己其实是有点压力山大的。而压力的来源,自然就是帮自家女教授破/处这件事了。
他是处过好几个情人没错,虽然有男有女,但是也没有帮别人破处的经验。和沈巍在一起后,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贼胆刚暴露就被沈巍反客为主,纯一的历史也就变成了好汉不提当年勇。从来就没想过要还会有一黄花大闺女坐在他怀里等着他开苞,而黄花大闺女一个月前还是武力值爆表能在在床上把他折腾的死去活来斩魂使,长着三条腿的。
赵云澜忽然满脑子都是大屌萌妹四个大字,冷不防脑门上生出厚重的黑线,感叹真他妈的人生处处是奇遇。
这种气氛下,赵云澜觉得自己的下班沉默症都复发了,一直蠢蠢欲动下半身都平静了不少。
在他关闭吹风机后,沈巍转回头温柔地看着他,漆黑的眼珠里带着满满的笑意,说出的话落在赵云瀾耳朵里,就像刚过门满心想讨相公欢心的小媳妇。
“我穿了你的衬衫,祝红说是什么男友衬衫play……可以增加情趣。”
赵云澜当然是在他一洗出来那会就注意到了,但是听到沈巍这么直白地说出来心里的那根弦被狠狠勾了一下:小兔崽子们!干得漂亮!下半年就增加费用!
我不是很懂,你喜欢吗?”
回应他的是赵云瀾抱住他的腰急吼吼地把他按到了床上。
“宝贝儿,你穿什么我都喜欢,当然不穿更喜欢。”
沈巍当然都是依他的。
他的昆仑君,他的赵云瀾。只要他想要的,没有什么不可以给的。
然后赵·不紧张·云澜说了今天第一句没脑子的荤话:宝贝儿,这样你的处男和处女我就都收下了,2:1,我还占便宜了。”
于是这么多天沈巍第一次对自己变成女人感到暴躁。斩魂使抵在镇魂令主肩头的手紧了紧,还是用不上力,咬咬牙把“赵云瀾,你等着”这句话咬碎了咽下去,决定等变回来后再用具体行动说话。
在调暗的卧室黄光中,两人交换了一个长长的湿吻,分开时都有点气息不稳,沈巍尤甚。赵云瀾伸手想关掉床头灯,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把手缩回来,撑在床头笑着问他,神情里有点不好意思又带着促狭的意味:“这方面的经验我也没有,开着灯我方便看清楚一点,免得弄伤你。”
沈巍依旧是点头默许,身上的男人下半身的硬挺贴在赤裸的双腿间,他也被赵云澜娴熟的深吻撩得情动,暂时没空对他契而不舍地口头耍流氓表示头大。
衬衫的扣子已经完全解开了,露出了内里成套的蕾丝文胸和内裤,赵云澜又忍不住在心里哇哦了一声,恨不得有十个拇指给祝红的眼光比赞。前扣被挑开后半闭着眼睛乖巧的躺在他身下的沈巍让他想起某些私照里的校服女生,充满了情色的少女感。
沈巍垂着眼帘看到赵云澜沿着他的锁骨缓慢吻到左边乳房,将他乳尖含入口中,左手二指捻起右边乳尖逗弄。陌生的快感从胸口的敏感处弥漫到全身,他被激得耳朵发红,只好伸出手,熟练地安抚赵云澜的欲望。
赵云澜倒吸一口气,眼疾手快地将沈巍的手从身下抽出按在枕边,原本围在下半身的浴巾已经被陷入情欲中的沈巍无意识蹭掉了大半,声音哑的可怕:“媳妇你行行好,别再弄我了,我不想让你疼。”
以防搞不清轻重的斩魂使大人自己作死,赵云澜一个福如心至,干脆一把扯掉了他的内裤,将两条细白的长腿直接架到自己的肩头,湿软的舌头就抵着湿滑不堪的私处舔弄了起来。
沈巍完全猝不及防,被他这突然的举动激得浑身巨颤,莫大的快感逼出他压抑在喉咙深处的低吟,双腿生理性地想要并拢,却反而将水光淋漓的穴口往前送到了赵云澜口中。
“云澜阿澜不行,你别这样……赵云澜!”
深谙床第情趣的赵云瀾自然是无视自家大人的抗议,舌尖模仿抽插的动作,一边变本加厉地吮吻起汁水泛滥的穴口,一边哑着嗓音说骚话。
“巍巍,你好湿。”
沈巍知道赵云澜一丝一毫都舍不得他疼,但是没想到他能耐心地把扩张做到这个地步。也不知道是不是反派的能力作祟,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敏感的吓人,光漫长的前戏中他就高潮了两次。等到赵云澜终于把他的腿放下准备插入的时候,沈巍连骂脏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有点赌气地从下方瞥他,全无杀伤力。
沈巍发梢还闪着水光的长发铺了满床,衬得胸口大片苍白的肌肤胜雪,迷离湿润的双眼泛着情欲的红,赵云澜近乎痴迷地欣赏几乎完全被快感控制的爱人,扶着自己挺胀的欲望强硬地推入。
前戏做的太到位,除了饱胀感几乎没有任何不适,短暂的异物感过去后就是随着男人性器抽动带来的酥麻快意。涨大的欲望抵在私处深处顶弄,待他适应之后便整根抽出再整根顶入,沈巍闭上眼睛,迎接新一轮的快感和赵云澜在他耳边沙哑低沉的喘息,清冷又顺从的眉眼更加勾起了赵云澜的施虐欲望。
赵云澜内心微动,想起那天审讯室里的问话来。“宝贝儿,你还记得那个混蛋是怎么说的?”
“要射进来,才有用
“乖巍巍。”
END
===================
第二天。
恢复了原身的沈巍早起做了早饭,哄走了来蹭饭的大庆,收起了车钥匙,腰不酸腿不疼跟没事人一样。
赵云澜请假没上班。
又是一个月后。
特调处新换的办公楼的卫生间里传出了一声巨响。
一直以温润如玉形象示人的沈顾问阴沉着脸,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手持40米共工长刀夺门而出,赵处出门问领导要费用去了,无人敢拦。
而后修理工人在清理卫生间捡到了验孕棒一只,地星产。
今天也是被反派坑(助攻)的一天呢。
(傻作者今天的求生欲也不是很强,嘻)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HN:
TITLE:
COLOR:
MAIL:
URL:
COMMENT:
PASS:

Powered by 忍者ブログ  Design by まめの
Copyright c [ 群魔 ] All Rights Reserved.
http://vanessalee.take-uma.net/